欢迎您访问jrsNBA直播吧-官方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产品中心 >

玉石雕刻 成两地石材业新增长点

发布时间:2021-05-27 23:49

  无论是南安的石博会还是惠安的雕博会,玉石都成了今年大热门,两者的区别仅在于雕博会的玉石雕刻都是工艺品,而石博会除了工艺品外还有大量的玉石大板作为饰面石材出现的玉石产品。

  玉石雕刻展品中,价位成千上万的不计其数,个别作品标价上千万甚至过亿,这让玉石雕刻成为两个展会最吸引眼球的展品。而对于玉石雕刻未来在当地石材产业中的重要作用,两个展会也通过切实行动展现无遗。今年的石博会一口气推出了三四个玉石展馆,而雕博会则在展会期间成立了惠安县玉雕行业协会。

  似乎在一时之间,玉石雕刻成了石材产业的必争之地。作为泉州的两大石材产业基地,南安和惠安本来各有定位,一个专注于饰面石材,一个则以石雕为主。那么,此次在玉石雕刻上的交集,双方各具什么优势,又将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走进惠安雕博会的主展馆,一下就被占据了36个展位的建明玉雕展馆所吸引,这个展馆不仅规模庞大,而且里面的玉雕琳琅满目,大到1米多高的雕刻摆件,小到首饰配件,都被安放在展馆内的各个玻璃柜台内,每个柜台都有工作人员在接待客户,犹如进入了一个专业的玉石集市。这个玉石展馆,无疑将雕博会的内容预先告诉访客。这一届雕博会上,玉石雕刻工艺品占据了很大比例,甚至有超越石雕产品的趋势,一些原本以大型石雕为主的企业,甚至干脆在展馆里放满了玉雕产品,却不见石雕的影子。在中国石雕艺术大师、福建豪翔园林建设有限责任公司艺术总监刘国文看来,本届雕博会的展出品种,是惠安本土雕艺展会有史以来最丰富的一次,从中可以看到惠安雕艺的持续提升。

  在另一边的石博会上,东星玉艺珍石·奢石大板馆、凌云玉石馆、英良·玉汇堂等玉石分馆也毫不逊色,这些展馆不仅着重展示把石头“玉化”的理念,收集展示来自全球的几百种天然顶级石材珍品,而且如凌云玉石馆则展示着由国内外艺术家设计的玉石工艺品。除了专业的分馆外,在主馆里也能找到很多玉石大板和工艺品的企业展台,与去年相比,呈现了井喷的趋势。

  “中国是传统玉文化的国家,泉州玉雕产业的崛起,对石材行业,特别是石雕进行了很好的延伸和提升。”福建宝玉石协会秘书长王乃珠说,在这个产业上,台湾有着亚洲最发达的市场,而泉州与台湾又离得很近,未来两岸的合作前景非常明朗。

  东星集团的玉艺珍石·奢石大板馆位于东星大板市场旁,相较原来的大板市场,玉艺珍石·奢石大板馆总面积接近4000平方米,分为上下两个楼层,装修尽显豪华气派。

  玉艺珍石馆内展出各种玉石摆件约700多件,收纳了各种玉石珍品如碧玺、天然水晶、珊瑚、翡翠、和田玉、岫玉等,每一样都价值不菲,不少单品的价格都在五六十万元以上。展厅经理吕女士介绍,这些奇珍异石大多采自国内著名玉矿产区,质量成色很高,随着国内玉矿资源日渐短缺,中国玉石的价格将不断走高,“尽管目前水头有不少玉石厂家,但他们的原料大多来自国外,跟我们还是有所不同的。”

  东星集团在玉石上的优势,也体现了南安石材行业在发展玉石雕刻产业上的优势,那便是对矿产资源的控制。南安另一家做玉石起家的知名企业凌云玉石,如今在国内如上海、北京等一、二线城市已开设了十几家专卖店,其旗下的玉石工艺品品牌在国内也形成了一定的知名度。“玉石雕刻制品做的是国内高端市场,所以这次受到国外经济危机的影响不大,这也是当初我们选择进入这个行业的考虑之一。”凌云玉石董事长甘传辉说,他们的玉石产品大都采用阿富汗、伊朗、巴西等地的优质玉石,在国内玉石矿产资源日渐稀缺的情况下,这些玉石产品也正在逐渐被大众重新认识。

  “我们最大的优势就是资源控制和品牌。”说起发展玉雕的优势,甘传辉说,由于布置得早,现在国外50%左右的玉石矿山都已经被他们垄断,其他地区的企业要做玉石雕刻,都要来找他们买原材料,“而且我们的品牌已经逐渐建立起来,对于高端市场来说,越早形成品牌就意味着越早占据市场。”

  相比南安的玉石雕刻,惠安的的玉石雕刻则起步较晚。“说实话,惠安的玉雕产业才刚刚起步,还没有什么基础。”惠安县副县长黄松友在惠安县玉雕行业协会成立大会上说,但是惠安石雕如今在发展中遇到了人才、市场等问题,需要对产业进一步拓展,而高附加值的玉石雕刻正好符合这一条件。

  据了解,如今惠安从事玉石雕刻生产和销售的企业不过十几家。为了弥补产业基础薄弱的不足,这些企业联合起来,组成了行业协会抱团发展。“我们要看到自身的不足,也要看到优势所在,我们的优势就是惠安雕刻上千年的工艺,再好的材料和创意,没有好的工艺一样不能做出好的产品。”刚刚当选为惠安县玉雕行业协会会长的建明玉雕董事长张建福说,正是这个得天独厚的先天优势,让他对惠安发展玉雕充满了信心。

  张建福说,现在惠安玉雕最急需解决三项工作。首先是构建市场开拓平台,建一个展销市场,并争取成为省级工业旅游定点单位,提高惠安玉雕作品的影响力和知名度;设一个质量检验点,保证产品质量及提高产品信誉;构建人才培养平台,重点与专业院校、名师联合,培养创意人才。最后还需要政府相关部门的协调,为符合入驻玉雕园区条件的会员提供资金、用地等帮助。“逐步完善了这些工作,再加上惠安雕刻产业原本的优势,相信惠安玉雕很快会在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

  如果稍微了解石材行业,便会知道玉石雕刻的井喷趋势并非偶然,不论是在南安还是惠安都缘于当地石材行业进入了发展的瓶颈期,急需寻找一个突破口。

  对于南安石材行业来说,产品单一、附加值不高、缺乏终端产品,是困扰整个行业已久的问题;对于惠安石雕行业来说,难以实现大规模自动化生产,以及石雕加工的恶劣环境,严重限制了产业规模的进一步扩大。除了自身的特点外,两个产业还有一个共同的问题,长期依赖海外市场,基本都属于“两头在外”的产业,于是乎,当日本、欧美市场出现经济困境时,两个产业的出口都拉响了警报。

  在内外交困的情况下,玉石雕刻成为了缓解行业危机的“近水”,原材料和加工工艺相近,属高附加值产品,工作环境又大大优化,最重要的是玉石雕刻更多的是面对亚洲和国内高端市场。这几点优势几乎解决了两个产业所有的问题,成为石材企业追逐的热点自然也不为过。

  然而问题在于,玉雕并不是一个新兴产业,国内早已形成了北京、江苏、广东、河南四个最为重要的玉雕产区,以及其他20多个遍布各地的小产区,除了面对激烈的行业竞争外,还要面临国内玉石资源逐年短缺的问题。所以,南安和惠安要独自发展玉雕产业,困难不少。

  有缺陷,但同样优势也十分明显。惠安石雕有着千年的传承,在国内形成了独树一帜的雕刻流派,而南安石材行业由于常年经营矿山的积累,在玉石矿资源上也有不小的优势。两者若能联手出击,必是事半功倍。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南安和惠安这对石雕石材产业兄弟,已经逐渐意识到了这一点,像建明玉石和凌云玉石已经在局部开始了合作。但这还远远不够,要将合作扩展到整个产业层面,需要企业、行业协会以及政府的共同努力,才能擦出耀眼的火花。

17757995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