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jrsNBA直播吧-官方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案例展示 >

关锡友饱受争议沈阳机床易主中国第一机床企业

发布时间:2021-07-12 01:58

  销量拿过世界第一,市值破过千亿,曾经中国机床业的骄傲。然而,从2012年-2018年,连续7年亏损,总计超过50亿,2019年,无奈之下破产重组,它就是沈阳机床,一个共和国长子级的龙头企业,一个肩负着国家重任的名族企业,是如何在岁月的洗礼下一步一步跌入深渊的。

  大家好,我是机长,老规矩,观看之余别忘了点赞,还没有关注的朋友,记得点点关注不迷路。

  中国机床的发展,还要从“一五”时期说起,也就是1953年-1957年时期,在苏联的建议和援助下,中国将一批机修厂改建成了机床生产企业,而这其中有18家,被确定为机床生产的重点扶持对象,也就是业内所称的“十八罗汉”。在随后的半个多世纪,他们代表了中国“工业母机”的最高水平,见证了中国机床的兴衰。

  不知大家是否留意过,中国1962年发行的第三套人民币,2元面值中有一台车床,这台车床就来自于沈阳机床,也是新中国第一台自主研制的普通车床。

  1962年发行的第三套人民币,2元面值中这台车床就来自于沈阳机床,也是新中国第一台自主研制的普通车床。

  时间到了20世纪90年代初,随着我国“拨改贷”“利改税”“进口关税大幅下降”等政策的实施,一些老牌工业强国德国、日本等外国机床开始纷纷涌入中国市场,在这样的冲击下,曾经的“十八罗汉”均纷纷败下阵来,陷入了窘境。

  面对国内机床生产环境的急剧恶化,1993年,在沈阳市政府的主导下,部分机床企业开始转型升级,沈阳机床股份有限公司就是在这种环境下成立的。

  它是由沈阳第一机床厂、机床二厂(中捷友谊厂)、沈阳第三机床厂和辽宁精密仪器厂四家联合发起成立的一家股份制公司。在这四家联合发起人中,有三家是曾经的“十八罗汉”之一。因此,沈阳机床的成立,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我国机床行业整体发展的最高水平,同时也被社会各界寄予高度期望。

  新诞生的沈阳机床,并没有如大家所期望的那样,飞黄腾达,反而陷入了低谷,从1993年到2002年,由于迟迟没有订单,公司大幅度裁员,职工削减了约60%,在岗人员甚至从2.7万缩减到1.1万,刚成立就经历了黑暗的十年。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一位关键人物出现在了大众的视野中,新上任的沈阳机床总经理关锡友。

  1988年同济大学毕业后,关锡友便进入机床二厂工作,在自己擅长的技术领域不断深耕。1994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以关锡友为首的10名同志被派往日本大隈公司,接受国家重点引进项目技术培训。当时的大隈公司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全部采用独自研发数控系统模式的机床厂,有点类似于乔布斯的苹果系统。而这一理念对关锡友后来在沈阳机床的发展过程中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关于这一点我们放在后面来讲。

  初次到访日本的关锡友,面对日本的消费水平,可谓是当头一棒,住宿单人单间,每人每天就要640元,每天早餐78元,这就是1994年日本的消费水平。而这些费用均需要自理。当时他们的月工资也仅仅只有50元,一年的工资还不够他们在日本一天的基本生活消费。关锡友等10名同志也在思考,能不能多人住一间宿舍,不吃早餐,经过一番协商后,日本方面同意可以多人住一间房,早餐可以取消,但是费用不能退。

  无奈之下,他们同行10人只好退而求其次,当时他们学习的是大型龙门五轴加工中心机床,这种设备在汽车、航空航天、国防工业等大型工程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回头再看看当时中国国内的现状,当时不少学校还在教学生如何使用锉刀,由此可见,那个时期中日两国的差距有多大。

  后来关锡友也感慨到,昂贵的并不是一顿早餐,而是中国工业的落后。后来,他们也清楚地意识到这次来日本的目的,也不再纠结于一顿早餐多少钱,把技术带回中国,改变中国落后的现状,才是重中之重。

  日本学习归来的关锡友在经过时间的打磨后,2002年,接手沈阳机床,担任总经理一职。

  伴随着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和2003年“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实施,各行各业都迎来了蓬勃发展的大好时机。天时地利人和,为国内制造业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特别是航空和汽车工业的快速发展,让数控机床有了用武之地。

  关锡友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将沈阳机床非主营业务全部剥离出去,这也是沈机迈向做大的关键一步。这次改革的效果立竿见影,当年销售规模就达到13.6亿元,在世界机床行业排名36位。在关锡友的带领下,沈阳机床一路突飞猛进,也有了更大的目标,赶超当时世界知名企业,比如日本马扎克、德马吉、森精机等都成了沈阳机床追赶的目标。

  2004年前后,沈阳机床快马加鞭,并购一系列并购重组,拿下了德国希斯、云南机床、昆明机床,然后通过技术研发和体制改革,开始了一路飞奔。

  2008年,沈阳机床排名全球第八;2012年,美国加德纳公布了2011年世界机床行业排行榜,沈阳机床凭借27.83亿美元的机床销售收入规模,一举拿下了世界第一,市值突破千亿。

  “先做大,后做强”的策略,让沈阳机床完成了做大的目标,却没给它留下做强的时间。

  早在2007年,一位国家领导人在视察沈机集团时说,“如果沈阳机床不做,数控系统在中国做不成。”这句话换做任何一个企业都可谓是分量十足,此时的关锡友在受到鼓舞的同时,也面临巨大的压力,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固守城池还是开拓创新。

  找到曾经同济大学的师兄,志在机床业树立起沈机标杆企业的形象,随后两人一拍即合,在上海组建了一个研发团队。从项目启动以来,纯研发成本已达到11.5亿元,而沈阳机床在顶峰时,整个行业的利润也仅有1%,年利润不过上亿元。后来关锡友坦言,最困难的时候,只能选择用资金杠杆来解决研发经费的问题,这是他犯下最大的错误,用短期的商业银行贷款做了长期研发投入,研发的出来的产品能否得到市场的认可还是一个未知数。

  2012年,几乎孤注一掷的关锡友终于等来了一个好消息,他们的i5数控机床研发成功了。当年12月,关锡友还被评选为“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

  i5数控机床的理念正式源于关锡友在1994年前往日本留学所受到的启发,他立志要做机床业的iphone。i5的最大的两个特点就是:智能化程度高,但是精度却是这款设备的一大软肋。其实,早在研发初期,i5机床的研发方向在沈阳机床内部就有技术人员质疑,i5太超前了,这不是神线年的iphone,就算放在如今,iphone也无人能超越,关锡友想做机床业的iphone没有错,最大的错误或许是后来i5的销售模式。

  沈阳机床以“零首付”“共享单车”的模式把机床租赁给客户,然后根据机床运转传回来的数据,按小时或者按加工量向客户收取一定的费用。沈阳机床采用如此“激进”的销售模式,被外界一度认为是,效仿互联网企业占领市场策略,挤兑友商的生存空间。对于这一看法,沈阳机床始终没有正面给出回应。其次,这种几乎零售价的模式,对销售本身来说没有什么门槛。i5大量出售的背后是短期内,甚至长期内都看不到收益,而这种豪赌式的销售模式,也是关锡友身上的一大特性,敢为人先,同时这也是关锡友身上最致命的一点。

  智能机床i5,这款“定义世界工业未来”的产品,不仅没能挽救沈阳机床,却成了压倒沈阳机床的最后一根稻草。

  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8年,沈阳机床已连续7年盈利为负,总计亏损逾50亿元。

  2017年1月,沈阳机床董事长关锡友对外宣布,辞去包括上市公司沈阳机床所有职务。

  2019年,负债累累的沈阳机床宣布破产重组。中国通用技术(集团)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成为接盘接盘沈阳机床的白衣骑士。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一个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沈阳机床经历了10年黑暗,10年辉煌,和10年落寞,直至2019年的破产重整,其实,这对每个企业都是一个忠告与警示!

17757995267